儿童游戏

回归游戏 发现儿童
更新时间:2019-12-21 18:46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站在台上,许翠单滔滔不绝地讲着孩子们从保龄球玩到多米诺的过程,伴随着一段段游戏视频解读,她已经不知用了几个“惊讶”“惊叹”“惊人”这样的词汇……

  日前,在教育部主办的全国幼儿园游戏活动研讨会上,许翠单作为130个优秀游戏活动案例教师代表之一,分享了她从游戏中发现的儿童的学习,也展现了幼儿教师的专业素质。

  幼儿园里有时会出现这样一些画面:“小吃一条街”营业了,有的孩子站在“店铺”门口无聊地等待顾客;模拟交通游戏开始了,有的孩子站在路口机械重复地抬胳膊指方向……

  “以游戏为基本活动”提了30年,可真正落实到实践中却是千差万别。此次优秀游戏活动案例评审,仿佛一面镜子,照出了很多问题。

  评审专家、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虞永平说,透过这次全国各地提交的案例可以发现,有一些案例将教学活动、生活活动冠以游戏之名,作为游戏案例申报、推荐,这反映出幼教工作者对游戏理解有偏差。同时,一些幼儿教师对游戏本质特征的把握不够,设计游戏、导演游戏的现象不同程度地存在。

  在评审专家、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华爱华看来,游戏活动并非教学活动。游戏活动分为幼儿自发的游戏和教师组织的游戏,前者包括角色、建构、表演、运动、沙水、综合类等游戏,后者包括低结构活动和规则游戏。

  “需要说明的是,有些低结构活动,虽然教师有所设计,但目标隐蔽,非任务驱动,不规定玩法,幼儿仍然体验到的是游戏;而有些规则游戏,虽是教师设计,有玩法规则,但有别于针对特定答案的作业操作,幼儿可自发重复玩。”华爱华认为,这都可算作游戏活动。

  在实践中,该怎么理解“以游戏为基本活动”?虞永平认为,“基本活动”包含三层含义:首先,“基本活动”是重要的活动,这是由儿童的身心发展水平决定的,需要结合儿童的游戏心计划和设计其他教育活动,让幼儿园课程都融入自由自主创造愉悦的游戏精神;其次,“基本活动”是基础的活动,是在一日生活中始终伴随或渗入的活动,儿童会将任何活动转化为游戏性活动;再其次,“基本活动”是不可替代、消除的活动。没有了游戏,儿童的生活将是沉寂的、无趣的和不幸的。

  这是几段三个孩子玩“保龄球”的视频,只见他们用轮形积木,在搭好的斜坡轨道上端一推,轮子滚下去,目标是击中轨道末端立着的两根圆柱积木。经过多次尝试,他们成功了,欢呼雀跃着。

  连续4天,孩子们不断改变轨道和目标障碍,增加难度。第五天,教师介入了,调查孩子们对保龄球知道多少,并让家长带他们去了解保龄球。

  介入后,孩子们再次游戏时,把10根圆柱积木摆成了保龄球瓶形状,可玩着玩着,他们的兴趣又回到了设置障碍上。

  “教师是怎样介入的呢?在保龄球大调查中,她提出两个问题:一是保龄球道是什么样的;二是怎么计分。现在大家讨论一下,教师是否需要介入?教师的介入是否有效?”看过视频,华爱华引导台下分组围坐的园长、教师展开讨论。

  当有的说需要介入、有的说不需要介入并分别阐明理由后,华爱华说:“这个案例没有结论,也没有正确答案。我鼓励大家做试探性介入,因为,只要介入,就会有反思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反思,意味着研究。过去,很多人担心,放手让孩子游戏,孩子就会傻玩,结果什么也学不到。但是,越来越多的实践证明,“只要放手,孩子都会给你惊喜”“只要有游戏,学习就在发生”。而教师也不是甩手掌柜,而是追随孩子的观察者、记录者、支持者,更是研究者。

  “以前,为了上好课,我在家对着镜子练,练怎么对孩子说话,怎么笑更自然,可怎么也练不好。”许翠单说,过去自己为了磨课很苦恼,后来做了游戏后,才找到了作为一名幼师的骄傲,找到了职业幸福感。

  许翠单所在的上海大学附属实验幼儿园是一所二级园,这两年锁定“游戏”这个生长点,作为提升办园质量和帮教师找到职业幸福的突破口。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什么是学前儿童游戏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适合小朋友玩的室内游戏有哪些?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